• <label id="00veu"></label><b id="00veu"><acronym id="00veu"><rt id="00veu"></rt></acronym></b>
  • <var id="00veu"></var>

      <sub id="00veu"><code id="00veu"><u id="00veu"></u></code></sub>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文山學院人事處
       首頁 | 部門簡介 | 人事管理 | 師資工作 | 工資福利 | 政策法規 | 離退休工作 | 資料下載 | English版 
        通知公告  
       
        站內搜索
       
      站內搜索:
       
       
      當前位置: 首頁>>通知公告>>正文
       
      吳江委員:解放人才就是解放生產力
      2017-10-21 16:49   審核人:

      雖然“君子不言利”,今年的全國政協會議上,中國科學院院士、南開大學教授張偉平委員的兩條建議都與待遇有關,一是提高長江學者津貼,二是提高國家最高科技獎的獎金。連續幾年,他一直重申類似的主張。

      1993年,張偉平留學歸國成為一名助理研究員,每月工資200多元,難免要去菜市場砍價。5年后出現的國內第一個特聘教授項目“長江學者獎勵計劃”,讓這位自稱“書呆子”的數學家從柴米油鹽中解放出來,專心治學,成就斐然?;仡欁陨斫洑v,他感慨:對人才投資,相當于“雪中送炭”。

      “為什么我們的學??偸桥囵B不出杰出人才?”“錢學森之問”令國人深感焦慮。張偉平院士認為,反省的同時不必悲觀。他舉例說,即將召開的2010年國際數學家大會上,中國科學院院士彭實戈成為大陸首位最高規格的一小時報告人,另有5位大陸學者做45分鐘邀請報告,他們均是長期在本土學習和工作的杰出數學家,受過國家各類人才項目的資助。

      張偉平說:“只要我們把人才政策落到實處,只要廣大青年教師能夠安居樂業,相信大量人才的涌現是可以期待的。中國人這么多,如果有合適的土壤,不怕人才不冒出來?!?/p>

      “人才優先”——中國不缺人口,缺的是人才

      對于此類參政建議,中央早已未雨綢繆。

      今年兩會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開會審議了新中國第一份《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以下簡稱“綱要”)。會議指出,編制綱要是“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贏得主動的戰略選擇”。

      據悉,兩會過后,我國將召開第二次人才工作會議,綱要也將隨之公布。

      參與綱要編制的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人事科學研究院院長、中國人才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吳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歷時兩年編制的人才規劃,與業已發布的科技發展規劃、正在征求意見的教育發展規劃之間,是緊密銜接的上下游關系??萍家巹澁嫸私ㄔO創新型國家的藍圖,人才規劃提出了建設人才資源強國的愿景,而教育規劃則要為之提供充分的人才資源。

      2003年出臺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加強人才工作的決定》,首次將人才強國戰略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提出把我國由“人口大國”轉化為“人才資源強國”。

      即將實施的人才規劃更進一步,提出了“人才優先”的觀點,強調人才資源是經濟社會發展的第一要素,是科學發展的第一資源。

      “‘人才優先’應該是這次規劃的核心,要把人才放在經濟社會發展的優先位置?!睋墙榻B,“人才優先”首先體現在投入上的優先,其次是人才結構優先調整。上項目時首先考慮有什么樣的人才,做規劃時首先考慮怎樣培養隊伍。

      雖為頭號人口大國,人力資源和人才資源總量均列世界之首,中國卻苦于人才匱乏。2007年,我國勞動人口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只有8.6%。全國人口中達到勞動年齡的人力資源接近8億,當中有知識、技能的人才資源,約為1億400萬,僅占勞動力的八分之一。早在2000年,美國的人才資源就占到勞動力的65%。

      從人力資本投入對于經濟發展的貢獻度來看,2007年中國的數字僅為17%,與之形成對比,發達國家人力資本對于經濟發展的貢獻度都較高,美國在60%以上。

      吳江委員說,過去人們常以“人口紅利”形容中國人力資源豐富,但豐富的只是普通勞動力,這是我國未來十年最需解決的問題。

      此外,中國還是最大的人才流失國之一。1979年到2008年間,出國留學的近140萬人中只有39萬人回國。

      《美國大學博士學位獲得者綜合報告》顯示,清華大學、北京大學本科畢業生2006年取得美國博士學位的人數,比當地任何一所大學都要多,被美國《科學》雜志形容為“最肥沃的美國博士培養基地”。

      著有《人才戰爭》一書的歐美同學會副會長王輝耀多次呼吁,如果政府的人才培養變成“為他人作嫁衣”,巨額教育投入成了對發達國家的教育補貼,人才強國戰略的實施就會出現問題。

      他指出,中國外匯儲備和經濟總量都非常龐大,不缺硬件,只缺人才,已經到了“遏制人才流失、取出海外人才儲蓄、主動吸引與爭奪外籍頂尖人才的階段”。

      重在“兩高”——高層次和高技能人才同樣重要

      兩會前夕,一則關于大學生就業的新聞引人關注:山東省濟南市招聘的5名大學生掏糞工,通過半年的試用期正式上崗。

      全國人大代表、山東泰安東方計算機學校校長王元成對記者感嘆:“學校專業設置上,應該考慮的是怎么從社會需要出發,從國家的產業戰略布局出發?!?/p>

      科學家中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在日本松下這類的公司,能把一個研發的科技產品在短時間內批量生產銷售,但在中國,一項科技成果量產時就會遇到“腸梗阻”——因為缺乏足夠的技能型工人。

      曾是一名打工青年的王元成代表說,社會的目光不能僅僅放在那些高精尖的人才身上,更應該關注普通的勞動者,關注怎樣使他們成為合格的“撐起明日中國”的人才,在經濟發展方式轉變中各盡其才。

      2003年,中央提出人才隊伍建設的重點是“高層次人才”。據全國政協委員吳江介紹,今后的重點由“一高”變為“兩高”,即高層次、高技能。

      正如錢學森先生所警告的那樣,我國拔尖人才稀缺?!鞍凑諟y算,我們現在有4000多萬科技人員,其中創新型科技人才也就在一萬人左右?!?/p>

      還需注意的是,我國科研人員逾三分之二留在高校和科研機構等非生產領域,發達國家恰恰相反,主要分布在企業。

      幾年前有數據顯示,在158個國際一級科學組織及其包含的1566個主要二級組織中,參與領導層的中國科學家僅占2.26%。國外一項針對工程師合格率的研究認為,中國在61個國家中只排在第57位。

      而在高技能人才方面,中國社科院2009年度《中國人才報告》稱,我國制造業從業人員有1.4億人,其中技術工人約占一半,在這7000萬技術工人中,初級工占60%以上,中級工占35%,高級工以上僅占4%。日本、德國等國的技術工人中,高級工以上的人才達到40%。

      今年年初,各地又見“民工荒”。吳江認為,“民工荒”固然反映了經濟復蘇,也反映出一個現象,即沒技術的勞動力找不到崗位,有技術的崗位招不到人,大量勞動力的閑置和大量崗位的缺人,這將是長期存在的兩難問題。

      “三農”問題專家張曉山也指出,中國最大的優勢是“近乎無限供給的、價格極低的農村剩余勞動力”。結構調整導致結構性失業,現有的城鄉勞動力數量和質量不適應產業結構升級和新興產業發展對勞動力的需求。實現現代化的關鍵,是為數以億計的農村勞動力提供充足的、有穩定預期的非農就業機會。

      根據《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征求意見稿,我國將支持部分高校試點開展拔尖人才培養改革,逐步推行免費中職教育,強化農村勞動力轉移培訓,以加強“兩高”人才的培養。

      “解放人才”——破除制度障礙,最大發揮人才的效益

      吳江對記者指出,破解人才資源的質量、結構等問題,最大的障礙在于體制機制。

      人才規劃綱要提出,今后的指導方針是“服務發展,人才優先,以用為本,創新機制,高端引領,整體開發”,強調要創新人才工作體制機制,實施更加開放的人才政策。

      吳江告訴記者,從體制來講,就是要充分發揮市場配置的基礎作用,建立完善的人力資源市場體系。政府要轉變職能,讓用人自主權充分落到用人單位,讓人才能夠流動到有需要的地方去。機制方面,應體現“以用為本”,最大發揮人才的效益。

      “管理部門不是管人才,是解放人才。我們不能總想怎么把人管‘死’,而是想怎么把人的智慧、才能解放出來,讓每個人實現效益最大化?!眳墙f,制度的制定應與人才的解放相聯系,解放人才就是解放生產力。

      “制度就像縫衣服一樣,縫得太細太密,就會把人才的手腳都縫死了?!彼寡裕骸澳壳昂芏嘀贫榷及讶恕Α×?。我們要引導人們去干工作,做貢獻,發揮聰明才智,而不是引導人去找關系,熬年頭,拉選票。要從人才發揮作用的需要出發,設定一些評價、選拔、激勵機制?!?/p>

      2003年,中央提出“不唯學歷、不唯職稱、不唯資歷、不唯身份”,不拘一格選人才,吳江認為,如今出現了更多的“唯”,如招聘時先看應聘者的本科是什么學校,這種簡單化的條條框框越定越多,損失的是人才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又如職稱評定中,外語水平、論文發表是硬性要求,這未必符合各行各業的規律。

      吳江透露,人才規劃綱要中含有一套人才強國指標體系,用于衡量人才事業的發展。

      “老百姓都知道GDP,我們常說‘綠色GDP’,今后也要有‘人才GDP’?!比瞬艔妵笜梭w系除了考察人才的數量、質量、結構情況,在人才對社會的貢獻度,以及教育投入等環境因素上,都有硬性指標。這些標準既具國際通用性,也兼顧了國情。今后,中央可能針對“人才GDP”建立責任制,讓各級黨委、政府做第一責任人。

      在“以用為本”方面,綱要還提出“人才國際化”,用好國內資源和國外資源。

      目前,教育部的“長江學者獎勵計劃”、中國科學院的“百人計劃”、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百千萬人才工程”等,都已成為廣納人才的品牌。去年,中央又實施了“千人計劃”(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在吳江看來,這類人才項目已經產生示范效應?!耙郧案鞯囟紶庬椖?,現在各地都在效仿中央,先爭人才?!?/p>

      “古人云:士者,國之重器;得士則重,失士則輕?!敝锌圃撼崭痹洪L白春禮院士認為,隨著“千人計劃”等措施的開展和各類人才回歸通道的打通,將帶來新一輪的“海歸”潮。

      “誰來托起明天的中國?人才!這是毫無疑問的?!眳墙瘑T對記者說。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鄧中翰的說法更加形象。他說,中國轉變增長方式需要新的“兩彈一星”——“兩彈”,就是“科技體制創新”和“教育體制創新”,“一星”,就是“人才”。中青在線北京3月4日電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 ?文山學院人事處人事處        版權所有 

      正规现金棋牌